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妃常难囚》妃常难囚林倾尘 鬼畜 妃常难囚忠犬攻

更新时间:2021-01-23 15:01:53

《妃常难囚》妃常难囚林倾尘 鬼畜 妃常难囚忠犬攻 连载中

《妃常难囚》

来源: 作者:橙夏小语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云婉凝,瑾轩

新书《妃常难囚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橙夏小语,主角云婉凝,瑾轩,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夜幕下,帝瑾轩与云婉凝站在一棵极不起眼的树下,目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夜幕下,帝瑾轩与云婉凝站在一棵极不起眼的树下,目光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前方不远处的千年古柳。

帝瑾轩在昨晚送了季清歌回府后再回宫,就听他府上的女密探白语倩说,“启禀萧王爷。属下在迷谷的千年古柳处,发现了白衣蒙面女与一位黑衣男子在那儿接头。

为了查清白衣蒙面女的下落,属下特地在山谷留下了特殊记号。”

所谓的特殊记号,便是在迷谷的某棵树上,留下不易被人发现的“井”字型标记。

通过找特殊标记,帝瑾轩就找到了他身边的这棵不起眼的树。站在树下,他望见了右边不远处的一袭红影,正向他走来。

他没想到,汐瑶郡主云婉凝也进了迷谷。

云婉凝走近他身边,在离他约有一米远的地方,停下了脚步。她仰望着他高大伟岸的身影,忽闪着长长的睫毛,轻声说道:

“三哥。我昨天见你不在,就进迷谷寻标记……找这里来了。”

帝瑾轩听的出,她的话语里,有解释的意味。

云婉凝是他的义妹,她祖父是先帝亲自封的珞王云康,早年被人称作“飞将军”。云康带领齐军击败过西凉精兵铁骑,一举将西凉国战胜。

从那时起,战败的西凉国被纳入熙玥皇朝版图中,改为西凉州。如今的西凉州,在熙玥皇朝地方官的带动下,建设的无比繁华。

战功赫赫的珞王云康已经去世多年,新国君仍然很善待云家。加上云婉凝冰雪聪颖,深得皇后娘娘喜欢,很小就被皇后认作了义女。

皇后常常命人接云婉凝进宫陪她,还让云婉凝称呼帝瑾轩为“三哥”。

外人传说云婉凝和帝瑾轩是青梅竹马,是有据可考的。

云婉凝知书达理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。她的刺绣水平,也得到过皇后的夸奖。而她更出色的,是她出神入化的云氏剑法,以及她百步穿杨的功夫。

因为自身本领过硬,她才敢在萧王帝瑾轩面前立下宣言:

“如今北檀军出尔反尔,欺人太甚!属下愿领军赴北疆战场,与北檀长公主决一死战。若输了,属下当场自刎,绝无怨言。”

帝瑾轩当即应允。

结果,云婉凝大胜北檀长公主。

她拼尽全力赢得了齐军将士们对她的敬重,也赢得了帝瑾轩以及其他皇室成员们,对她的赞美。

帝瑾轩亲自为她办过一场庆功宴,依然称呼她为“婉凝妹妹”。

一向高冷的帝瑾轩,也就是在为她举办庆功宴时,和她说话超过了三句而已。所以在云婉凝的解释没得到帝瑾轩的回应时,她并没多想。

云婉凝也盯在古柳处,哪怕连飞鸟弄出的响声,也能引起她的警觉。

坐在古柳下的季清歌,在静静观察了帝瑾轩和红衣女子好一会儿后,并未发现帝瑾轩与红衣女子有任何互动。

只见帝瑾轩与红衣女子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两人都是站姿英挺,黑夜中也能将他们的王者气场尽显无疑。

季清歌撇了撇嘴,打算也起身站着。

蓦地,只见一道闪亮白光划破夜空,森寒的刀光径直向帝瑾轩射去。

“小心!”

季清歌惊叫一声,划破了夜的静谧。这一声响彻山谷的呐喊声,让帝瑾轩一下子就听出了,来者是季清歌。

只见一道黑影从古柳树下一跃而出,矫健的身姿刚一站稳,便娴熟的截下了飞刀。

“咻。”

一道森寒刀光自身着黑衣的季清歌右手发出,只听到不远处传来了“啊”的一声,黑衣男瞬间倒地。

这犀利的身手,不仅让帝瑾轩向季清歌投去了欣赏的目光。就连站在他身边的云婉凝,美眸中也掠过了一道精芒。

她轻点足尖,一道红影瞬间掠过了季清歌们头顶上空,很快便隐没在了夜幕里。

季清歌在红衣女子离开后,才在心里猜测,刚刚离开的红衣女子,莫非就是传说中同时拥有倾城容颜以及绝世武功的……汐瑶郡主?

啊呀。

不过就是心急了些,帮了帝瑾轩一把。这没成想,就抢了人家的生意。季清歌刚要转身离去,就听到帝瑾轩问她:

“清歌,你来迷谷作甚?”

他这语气,可是透着一分关切,九分的不耐烦啊。

季清歌笑容酸涩,解释道:“我本不想过来的,我只是……进山采药。”

一听她这话,帝瑾轩气的狠狠挑眉。本以为季清歌是因为知道是他,才出手相救的。结果,竟然是她根本没想过来的。

哼。

敢在他面前讲这种没良心的话,他就让她见识见识,他这个债主,可是不好惹的。

“采药?我说季清歌,你一个受伤了的人,深更半夜的进迷谷采药。你说这话,能糊弄本公子这种精明男子?”

说完,帝瑾轩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刺骨的寒风袭来,冷的季清歌禁不住伸手拢了拢长袍的领子。她深呼吸了一口气,辩解道:“就因为我受伤了,我才得进山采药。难不成,等寒风把药草刮到我家去?”

帝瑾轩发现长夜漫漫,是得找个口才不错,还胆大有趣的人斗斗嘴才行。要不,干巴巴的等到天亮,了无生趣。

“咳。”

他清了清嗓子,正色道:“采药,也得看地方。是吧?”

“是。我就是看了地方,才来迷谷的。”季清歌一脸无辜,恨不得问他怎么要管的这么宽?当他是太平洋的警|察是吧?

“那你既然知道这儿是迷谷,还来?难道你不知道,最近在迷谷发生了一桩命案,吏部的人正着手在查办此案?”

帝瑾轩声音不大,却透着不可抗拒的王者威严。让季清歌听后,感觉他像在审讯犯罪嫌疑人一般。

这样的对话,让她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无名怒火。不过她还是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朝中事务,民女并不知晓。”

帝瑾轩听的出,她生气了。连“民女”二字都说出口了,那他就更想逗逗她了。

只见季清歌穿的是一件极普通的黑色棉袍,而非他让人为她准备了送到她府上的华服。心里难免疑惑:

她这般节约,难道是担心华服太贵,会增加债务?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