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重生之驭夫记》重生之驭夫有道小说 年上攻 重生之驭夫记耽美狼

更新时间:2021-01-12 05:03:27

《重生之驭夫记》重生之驭夫有道小说 年上攻 重生之驭夫记耽美狼 连载中

《重生之驭夫记》

来源: 作者:未愉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苏萱,韩昭

主角叫苏萱,韩昭的小说是《重生之驭夫记》,它的作者是未愉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苏萱感觉到有些奇怪,刚刚明明有异常熟悉的感觉。苏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苏萱感觉到有些奇怪,刚刚明明有异常熟悉的感觉。苏萱时不时还疑惑的回头望望,摸了摸自己胸口,方才明明跳动的很频繁,苏萱摇摇头,难道自己今天太过敏感了?

夏兰和夏竹被韩昭讲的故事,逗得大笑不止,苏萱乍听到她们的笑声,有些诧异得往她们的方向看了一眼,这才注意到,原来韩昭一直跟着自己一行人。苏萱看着夏兰夏竹开怀的笑容,也说不出赶走韩昭的话,可是苏萱想了想,程桑榆也不会无缘由的特意这般针对一个人。

突然苏萱有些吃惊的看着韩昭,韩昭被苏萱的眼神吓得一激灵。呐呐如蚊子般的声音问这苏萱:“怎么……怎么了?”

苏萱不由得也感觉自己真是太敏感了,他们之间怎么可能会有除了眼睛有些相似,再也无其它任何相似的地方。再说了,若是韩昭与他有关系,又怎么会住在乌子巷,被程桑榆任意欺负……

苏萱有些僵硬的笑了笑,说道:“没什么,我就是好奇,什么样的故事,会把夏兰和夏竹逗得那么开心,尤其是夏兰,她可不如夏竹感情容易外泄。”

韩昭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没有多么好笑,只是她们担忧我不适应。”

夏竹听到这话,没心没肺的笑的开怀,而夏兰眼神略有复杂的扫了一眼苏萱,注意到玉笙也有些诧异的望着苏萱,低下头,不声不吭。

苏萱原本也没有打算问这个故事到底是什么,可是看到韩昭这副表情,也感觉到很有趣,苏萱饶有趣味的看着韩昭,“哦,那你就也再讲与我听听吧。”

韩昭飞快得望了一眼苏萱,又低下头,低声的说道:“一女子在沙漠里迷失了方向,快要饿死了,这时候她遇到了一个老神仙。

老神仙说:我只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,事务繁忙,你要尽快许愿。

女子回答到:我要公婆……

老神仙立刻变出她的公公婆婆有些,气愤的说道:自己受苦不说,还让自己的公婆来遭罪。说完拂了衣袖,转身就不见了。

女子:……饼。”

苏萱也被他逗得捧腹大笑,那么一本正经、面无表情就连语气也毫无波澜、音调也毫无起伏的讲着故事,讲故事难道不是应该声情并茂?

韩昭讲完故事,又飞快的看了一眼苏萱,看着她的笑颜,低下头,嘴角也微微扬起。

夏兰也是复杂的望了一眼韩昭,心情有些沉重。

苏萱不知道的除了夏兰的担忧,还有人看着自己的一行人,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,心情很好的低声说道:“之后见面的时候,不要怪我。”旁边书童迷茫的看着他,“公子你说话了?”

苏萱站在护国寺的山脚下,不可置信的看着远在山顶,显得有些渺小的护国寺,耷拉着一张脸,有些泄气。可是一想到,自己所做的梦,苏萱坚定地看着山顶,这算什么?自己一定要徒步上去。

可是苏萱爬了一会儿,就累得气喘吁吁,就连看起来非常软的韩昭,都比她要强上许多。苏萱毫无形象的用袖子擦擦汗,玉笙看着苏萱似是有些坚持不住了,劝道:“小姐,要不咱们先休息片刻,恢复些许体力,再继续?”

夏兰和夏竹也知晓苏萱最是要强,尤其是在体力和武力方面。于是也装作体力不支,附和着玉笙。

苏萱看着她们,又抬头望了望依旧距离很遥远的护国寺,正准备同意玉笙的建议,先休息片刻。

然苏萱见到了身侧经过一行人,多为正值耳顺之年的百姓。苏萱吃惊的看着他们如履平地般,手中还都提着篮子,家长里短的不断前行。

苏萱感到羞赧,自己怎能因为一时的贪图享乐,就不担忧父兄?

苏萱紧咬牙关,继续坚持着,爹爹和哥哥可能在边境遭遇到了什么危险,自己的这点苦这点累算得上什么?

等到苏萱一行人行至山顶时,每个人也都累到虚脱,其实一半行程过后,苏萱就感到自己的腿如注了铅般沉重,之后就凭借着意志力,努力得挪动自己的腿。即使等到了山顶,被风一吹,苏萱不住的打了个寒颤。

招待来来往往参拜百姓的小沙弥注意到苏萱,双手合十,笑着看着苏萱一行人,问候着:“施主辛苦了,主持已经等候您许久了,请随小僧来。”

玉笙狐疑的看着这个有些过分热情的僧人,质问道:“敢问主持是如何得知我们会前来?且了空大师面对圣上也未曾如此。”

小沙弥轻笑着说:“听说娑婆无量苦,死生总作轮回主。小僧不知住持如何得知,但住持交待,只要将这句话告知,懂得之人自会懂得。”

苏萱听到他的话,瞪目结舌,须臾,苏萱对玉笙等人说,“我有些疑问需要问住持,你们先去正殿,等我解惑了,自会去找你们。”

玉笙本有些异议,不放心苏萱一个人。但是看到苏萱不容置疑、甚至给她感觉有些凝重的神色,也只好将快到嘴边的话咽下。担忧的目送着苏萱跟随着那个小沙弥离开的身影。

夏竹悄咪咪的捣了捣韩昭,暗戳戳的问道:“他说那话是啥意思?怎么小姐听到这话,就愿意跟她一起走了?”

夏兰则是询问自己,“我们先去正殿为候爷、小姐他们算上一卦吧,也好让大家安心。我曾听说过,亲近之人之间是会有感应的………”

玉笙看了看络绎不绝的来祈愿的人们,说道:“那我们就先去正殿。”

此时,夏竹还在坚持不懈的问着韩昭,那句话到底是何意。谁曾想,这一路上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人,却还异常固执,什么都不肯跟她说。

夏竹低下头沉浸在刚才的那句话,嘴里一直不停的在嘟囔,可是却毫无思绪,心中烦闷。正打算再缠着韩昭问问,一抬头他们几个人都不见了,他们居然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。

夏竹想找寻他们的身影,可是来护国寺上香的人太多了,夏竹怎么着也找不到。而且夏竹之前从来没有来过,也不知道她们口中的正殿,到底在哪里。

而那边夏兰因都有心事,走出一段路,才发觉夏竹没有跟上自己,想折回去寻夏竹,可是这条前往正殿的路上的人太多了,等到他们折回去了,早已不见了夏竹的身影。

玉笙蹙眉沉思片刻,说道:“我先去正殿等着小姐,顺便看看夏竹会不会也去正殿,你们去找找夏竹,别跑到了什么危险的地方,听说护国寺的后山,有很多凶残的野兽………”

夏兰和韩昭面露担忧,便焦急的去寻找夏竹,希冀她可千万别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。

苏萱跟着僧人,七拐八拐的来到一个房门前,还未来得及询问那个领着自己的僧人,就听到一个给她熟悉之感的声音传来:“施主既已来,便是心有疑虑。又为何在老衲的门前,踌躇不前?”

苏萱推开了门,就见到一背对着自己的僧人,正对着一个佛像跪在蒲团之上。

苏萱还未说什么,就见他站起身来,转身充满着善意的笑看着自己。吩咐门外的僧人,准备些茶水。

苏萱蹙了蹙眉,语气充斥着质疑的问道:“您就是名誉燕国的了空大师?为何我会感觉你有些熟悉?”

他面对着苏萱的质问,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以手示意着苏萱:“请坐。”

苏萱看了看那个椅子,板着一张小脸就往上坐,可是错估了自己的身高,怎么也坐不上去,苏萱尴尬得都快崩不住自己的脸了。

就见了空大师,伸出手来。苏萱看着了空大师的手,有些炸毛的说道:“你想干嘛?”

了空大师善意的笑了笑,言:“是老衲思虑不周。”说着苏萱只感觉自己的手臂似乎被人触碰了下,便已经正坐在椅子上。

苏萱惊奇的看着他,没想到这个人居然这么厉害。真是深藏不露……

苏萱心中也在思索,这人看起来也不像是会招摇撞骗的,可是他又为何会说出那种话,让人转告,而且还笃定我会来?

了空大师也看出来苏萱的疑惑,还未等苏萱问什么,便开始说道:“老衲知晓苏小姐,不为人知的秘密。”

苏萱正等着他的下文,可是他却不继续说了,苏萱耐不住性子,正打算追问,就注意到门外有声响,是刚才的那个小沙弥准备好了茶水。

他上了茶水后,便退下了,这时,了空大师才继续道:“万物轮回,皆有定律。苏小姐,却在这种定律之外,四年前,老衲曾去过苏府,却发现苏小姐的命格,让人窥测不出半分。”

苏萱听到这话,冷着脸说道:“那大师,不曾与他人提及吧!?”

了空大师淡笑了下:“万事万物,都有自己的路要走,老衲虽能窥测一二,却不能扰乱。”

苏萱听到这话,放下心来。问着了空大师:“大师,可否解萱儿的忧虑?”说完也不等他拒绝,将自己所做之梦以及梦中感受,惧详细告知了空大师。

了空大师回道:“苏小姐心中所记挂之人,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苏萱这才把心放回肚子里,歪着头仔细打量着了空大师,而后说:“你与我想像中的了空大师真不一样。”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