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豪门帝妻养成记》豪门宠婚养成记 娘受 豪门帝妻养成记妖孽受

更新时间:2020-07-18 06:04:22

《豪门帝妻养成记》豪门宠婚养成记 娘受 豪门帝妻养成记妖孽受 已完结

《豪门帝妻养成记》

来源: 作者:新笺 分类:豪门世家 主角:许于晴,江南程

完结小说《豪门帝妻养成记》是新笺最新写的一本豪门世家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许于晴,江南程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江父放下银质餐具,拿起丝绸餐布擦擦自己的嘴:“将那个女人带上来让我看看。” “好的,父亲。”江淮安说完之后,转身将手中那瓶红酒放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江父放下银质餐具,拿起丝绸餐布擦擦自己的嘴:“将那个女人带上来让我看看。”

“好的,父亲。”江淮安说完之后,转身将手中那瓶红酒放到服务员的手中,随后从远处迁来了一位穿着白色及膝裙的许于晴。

江淮安用力的抓着许于晴的手,只是许于晴的手有几分不安分的想要甩开,终于争脱了江淮安的束缚,他轻松的走到了江父的面前,看着这一桌子精美的食物,随后又看了看面前这个威严的老头。

“就是你想要见我的吗?”

江父的贴身管家为他送来一份资料,那份资料上正是许于晴的身世背景:“当年突然离开我儿子,在国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居然是一纸空白,我倒是想听听你这个当事人是怎么说的。”

凌厉的目光射向了许于晴的瞳孔,江淮安起身站在许于晴面前,有一种威严气息压迫着许于晴。

江淮安张开手来,挡在许于晴面前,隔断了自己父亲望向许于晴的目光:“父亲,既然她愿意再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,您就不要再提那些陈年往事了,好吗?”

声音带着几分沙哑,又带着几分乞求之前的傲慢气息,就仿佛在海里面游走的行人被海浪吞噬的一干二净,江淮安的父亲微微点头,睿智的目光聚焦在自己儿子的身上。

“可以,但是古之成大事者必须斩断情爱,我也不要求你做到这一点,我只要求你将心思放在工作上,少碰那些钢琴东西。”最让江父头疼的莫过于自己这个儿子在几年前慕彦蓉突然消失之后,性情大变,从之前的乖张手巧变到后面的放浪形骸之外,根本就不把他人放在目中。

“欢迎你回来。”被三人视为空气的江南程再也忍受不了,急忙出现在江父面前,想要给自己增加一些出镜率,他朝着许于晴伸出了手。

许于晴平淡的脸上出现一抹笑容,随后他只是微微牵了牵字的裙摆,握住了江南程冰冷的手,他的手反复如同一块冰一样,没有任何温度。

“谢谢。”干脆利索的两个音符,将江淮安拉回了现实之中,江淮安一直在思索着自己父亲的那一句话,他该如何抉择,两边都是自己所爱,可是为了妥协,江淮安必须寻找一条中间道路,轻微握了握拳头,随后隐忍的点了点头。

江父终于得到了江淮安的点头答应,于是又威严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当中:“那就入座吃饭吧,吃完饭之后,你好好去忙于你的工作,这一次………不要再让我失望了。”

众人听了江父的话之后,寻找到合适的位子入座,拿起银制餐具,可是指尖的温度还没有暖化银制餐具,江父的话如同当头一棒,让江淮安再次陷入了泥潭。

“父亲,你就放心好了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,而且……我什么时候又让你失望过呢?”

江淮安如同像是在自言自语,吐出这番话之后,低头吃饭,倒也没有理会自己父亲脸上五味杂陈的表情,到底什么时候让江父失望过?还不是要归结于坐在这餐厅里面的那个女人,当年他一句突然分手,让自己的儿子差点失魂落魄的堕落下深渊。

一直被众人忽略的江南程只是微微低着头,头皮绷得紧紧的,他的余光扫向了坐在旁边的许于晴,江南程捏着银质餐具的手微微用力,心里想着:父亲,这一次我也不会让你失望。

江父看似不经意的问出了这个问题,可是他一直都好奇着:“自从几年前你突然宣布与我而分手,你的父母就移居海外,怎么今日突然回来了?”

许于晴端起旁边的红酒一饮而尽,随后用餐布擦擦嘴角红酒渍,嘴上拉出一道公式化的笑容弧度,对着江父微微点头:“因为我想念你儿子了,所以就回来了。”

“咳咳咳”两道咳嗽声不约而同的响了起来,江父听到这句话,拿起餐布捂住自己的嘴巴,脸部充满血的咳嗽起来,而另一边的江南程轻轻地将手握拳放在自己的嘴盘咳了起来,脸上不带有任何一丝涟漪。

只不过是几年时间不变,她的性情也大变了?江父抬起手来拍了拍自己的胸前,捋顺自己吃饭的气息,狐疑的瞥了一眼许于晴,她的容貌和声音的确就是慕彦蓉,可是这躯壳里面的魂魄怎么突然就不同了?

“想必是彦蓉这些年来在海外生活见了不少趣事,这说话的方式也变了不少,不过只要江淮安喜欢就行。”江南程立刻就插话,为许于晴解围,江南程一面对着自己的父亲和弟弟微笑着,另一面又朝着许于晴抛去了一个深意的眼神,那眼神直勾勾的,仿佛想要将许于晴生吞活剥了似的。

明明就在将许于晴送到江淮安身旁之前训练过她,他将真正的慕彦蓉的说话方式也学得有模有样,怎么一上战场就突然变了样,江南程一直紧绷着自己的神经,当听到从自己父亲嘴中吐出来的“想必也是,彦蓉和淮安这几年都变了不少呢”,捏着银质餐具的手,不自觉的用力,仿佛想要捏断着银质餐具。

“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,都是我最爱的模样。”江淮安的情话就如同那只下的钢琴曲一样,让人的耳朵能够怀孕,他说话的样子极为柔软,像极了几年前的乖巧模样。

江父看到自己儿子一脸深情的模样,倒也是松了口气,只要自己儿子能够回复正常,不再一直戴着面具生活,自己也就放心了。

江父眼中那个投给江淮安放心的眼神,当事人江淮安没有见到,可是旁观者江南程却观察得一清二楚,江南程的心中在冷笑,既然你不承认我这个儿子的身份,为什么又要在二十三年前生下我。

晚饭过后,在豪宅的某处阳台上,还可以看到一点儿晚霞。

江南辰眯着眼睛,把将嘴上的烟熄灭,然后将手揣在裤兜里,在偌大的房子里慢慢的走着,漆黑的房子好像也快要把江南辰也给包裹在一起消失不见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