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王妃一笑黄金万两》大炮一响 黄金万两 君臣文 王妃一笑黄金万两平胸小受文

更新时间:2020-06-03 06:06:48

《王妃一笑黄金万两》大炮一响 黄金万两 君臣文 王妃一笑黄金万两平胸小受文 连载中

《王妃一笑黄金万两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落九河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安歌,水贼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王妃一笑黄金万两》是落九河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安歌,水贼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就在夏安歌快要绝望地时候,咔的一声,手臂上抓她的力道忽然消失了。 她抬头一看,水贼的手竟被齐腕生生斩下,掉落在她的身旁。 瞬雷之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就在夏安歌快要绝望地时候,咔的一声,手臂上抓她的力道忽然消失了。

她抬头一看,水贼的手竟被齐腕生生斩下,掉落在她的身旁。

瞬雷之间,水贼接着被利剑割喉,鲜血横洒一地。

新鲜的血腥味儿和着水贼的体味,安歌顿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,止不住地干呕。

“是你?!”安歌与救她的人四目相对,那少年俊眉之下一双凤眼幽深勾人。

安歌一眼就认出了他,是那天在南苑救她出熊口的紫衣少年。

她恍然大悟,那日飞上船的背影为何似曾相识。

那日从南苑获救以后,安歌也想知道这救命恩人究竟是谁。

可惜人海茫茫,他们又是萍水相逢,从何找起?却没想到能再次相遇,兴许这就是缘分?

“多谢公子两次舍命相救。请公子务必告知高姓大名,我必相报。”安歌双手抱拳,感激地说。

她发髻有些散乱,雪白的小脸肿的通红,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,楚楚动人。

见她这样,是冰也能化出一滴水。

“楚王灵均。”

少年依旧寡言,淡然的神情上却多了一丝关切。

灵,神也。均,调也。言正平可法则者,莫过于天;养物均调者,莫神于地。

安歌心想,真是个好名字。

她曾听夏征元提起过,楚王魏灵均天资聪颖,却为人低调,深得圣上宠爱。

可他不是嫡子,便成了皇后的眼中钉,肉中刺。

他外祖父家世代是边关武将,他从小醉心武学,不爱惹官场的麻烦,在朝中也无人扶持。

“水贼来袭,你先顾好自己性命。”他柔声道。

那日他和皇子们正在林中参与围猎。他身手矫健,轻功了得,便在树上观察猎物。却看到一个娇小的身影在树林间拼命疯跑,脸上糊着不知是血是泥的污物,脏兮兮地窜在林间,活脱一只被猫追赶的小松鼠。

他见过许多貌美如花的官家小姐,却少有像她这般又脏又拼命的。

她只是渴望活下去,就像这被围猎的动物!

他决定救她。看看逃命的小松鼠是个怎样的女子。

可是救了以后才发现松鼠真是个麻烦精。空有勇气,身子骨差的不行,路都走不了。

大梁礼法严苛,他从未背过女子,这回就当是背个松鼠算了!

但这个松鼠是怎么回事?还敢把脑袋靠过来,脸上的血泥都快蹭到他的脸了,他心中嫌弃万分。

南苑一事后,夏府小姐受伤的事就传开了。

他也是后来才得知,自己救下的狼狈丫头竟是夏府嫡女。

上船的时候,他就认出了她。

二八光景,天真烂漫模样,圆圆脸蛋,一双杏眼,两道柳眉,玉颊樱唇。没了血污的她,好美。

甲板上刀光剑影,两个水贼闻声往这边冲过来,提刀就砍。魏灵均回身提剑横扫一圈,凌厉的剑风将水贼震开两米。他一手持剑,一手揽起安歌盈盈一握的纤腰,跳进甲板下的储物室。

进了储物室,安歌低眉垂目,见灵均搂着她,他轮廓分明,其容似锦,五官精致。她一时两颊绯红,不敢再看他。

他察觉出她的窘态,知趣地放开了她。

此时外面的刀剑之声愈演愈烈,他神情严肃说道:“你从储物室的另一头上去可以通到船尾桅杆附近。水贼从船头攻过来,你去通知船尾的大人们。若是我和太子近侍的白统领守不住船,你们就坐船尾的小船走。”

安歌不敢拖延,听话照做。

再上甲板之时,又见两架小船从官船船头的东西两面包抄而来,看来是水贼的增兵。小船上的水贼将锚抛向大船船身,十来个大汉从小船顺着纤绳而上。

官家的家丁婢女们谁都没见过这等情形,在甲板上抱头鼠窜,一片混乱。

“水贼砍人啦!大家快逃。”安歌听到附近一个家丁的呼喊。

“哪家大人受伤了?”落跑的人群中有人询问。

“孙大人。他最先在船头发现了水贼,水贼一个大刀砍过来,那胳膊鲜血直流。”

性命攸关之时,人人自危,凄厉的哭喊声之中早就没有了三六九等。

船尾的厢房房门大开,夏征元、叶知行都不见了踪迹。

船尾的桅杆处堆满了恐慌的人,官人、管家、家丁、婢女、厨子都蜂拥着去乘那逃生的小船。

可惜小船只有两艘,根本装不下这么多人。

人群之中开始有人出高价买下那小船的位置。可亡命之人谁还在乎钱?

众人开始互相推搡,撕扯,好几个力气小的婢女都被推下了江去。

“小姐!”

安歌在人群中听到了夏蝉的声音,她大喜,顺着声音的方向找到了夏蝉。

“夏蝉,父亲和叶哥哥人呢?”

“夏大人之前被太子叫去商议事情了。叶大人本来在房间和傅大人下棋,听闻出事以后,傅大人说要去找孙大人。我和叶大人决定分头去找你,你可把我们急死了。”

“夏蝉,我们可能上不去这小船了。你可会水?”

“奴婢被夫人领回府以前,曾在戏班子学艺过两年。水下憋气和三脚猫的功夫都会上一些。”

二人寻了一根长纤绳,将其固定在船尾附近的桅杆上,如若此次能大难不死,还可寻着这绳子上来。

没有月光,夜里的江风混杂着血腥味儿,将恐惧的情绪蔓延开来。

白日里青碧如染的雁回江,此刻却像是黑色的巨蟒,吞噬着那些不慎落水的姑娘。

有的在船附近的浪里上下浮沉,而不擅水性的已经随波飘远了,还有的只留下了最后几个咕嘟的气泡,飘在江面上。

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。安歌望着湍急的江水,闭眼和夏蝉一起跳了下去。夏蝉让水性不好的安歌握紧了纤绳。

十月的江水冰冷刺骨,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,使身体更加沉重。

不知在这水中过了多久,安歌渐渐开始感到双手已经失去了握住纤绳的力气。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在慢慢下沉,人也渐渐感到困倦。

她用力咬了咬自己的手,用疼痛的感觉刺激自己醒着,等黎明的到来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