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》我家王爷没吃药 BG文 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章节列表

更新时间:2020-04-19 12:08:05

《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》我家王爷没吃药 BG文 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章节列表 连载中

《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阿离在八月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江辰暮,展斯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小王爷今天吃药了吗》是阿离在八月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江辰暮,展斯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待哄过江辰暮睡下,担心晚间休息自己碰着他的伤口,晏慈唤来人替自己在卧房安了一床软塌。 待东西都收拾好了,晏慈对一旁的管家林叔招了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待哄过江辰暮睡下,担心晚间休息自己碰着他的伤口,晏慈唤来人替自己在卧房安了一床软塌。

待东西都收拾好了,晏慈对一旁的管家林叔招了招手,让其跟着自己到了外室,道:“今日王爷被行刺这件事,是由谁处理的?”

“回王妃,说是禁卫军那边交给四王爷处理了。”林叔不紧不慢道。

多少猜到了这个答案,故晏慈倒也不意外,只是点了点头,让林叔唤展斯来书房一趟。

说罢先行去了书房等人。

虽说是书房,但是江辰暮的书房里并没有太多书册,想来的确也用不上那些东西,倒是成婚后,填了一些闲书进来。其余的便是一些送来的书画册,以及一些小而精致的木玩摆设。

这两日晏慈偶尔会在这里练练书法以消磨时光,故桌案上还摆着未收的字帖。

晏慈让琴漱在书房外等着,自己一个人进了书房。

在桌案前坐下,看着眼前摊开的字帖,却是一个字也看不进眼中。

今日的遇刺,实在是太过于巧合了。那些人显然是有备而来,看似凶险,却其实并无要下杀手的意思,如若真的想要江辰暮的命,那一刀下去,就绝不会是现在这样区区皮肉伤了。

而后出现的那波人也很可疑,方才江辰宇将那人带在身边,显然是为了告诉自己那银发的男子是他的人,也就是说江辰宇其实应该早就知道了今日会发生的事?可是为什么要等到江辰暮受了伤才出手?

想到这,晏慈突然不敢再想下去,她隐约觉得,自己被卷入了一场巨大的阴谋之中。

“王妃,展斯到了。”

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展斯是江辰暮身边的贴身侍卫,与江辰暮同岁,伴他长大,故亦仆亦友,私下里也常常作为江辰暮的玩伴陪他左右,晏慈入王府不过三日,故同他并不熟稔,平日里同王爷在一起时,展斯也只是安静地守在一旁。

展斯推开门进来时,便见王妃端坐在桌案前,抬眼看着自己。

“参见王妃。”展斯关上门,走至桌案前行礼。

“不必多礼。”

“多谢王妃,不知王妃唤展斯来,是有什么事吗?”说实话,展斯并没有想到晏慈会找他,寻常女子在遇到今日的事后,大多要惶惶多日才能缓过来,贵为王妃自当更加娇贵。但今日看来,她除了对王爷伤势较为关心之外,倒是并未有受惊之状,此番唤自己来,更不知究竟是何目的。

晏慈也不愿多绕圈子,便直接问道:“今日的事,听说是交给四王爷去查了,可有查到是什么人要伤王爷了吗。”

“这。”展斯心下辗转不知自己究竟可以告知几分,故只得打着马虎眼道:“这个,此事关系重大,现下还未有定论。”

“怎么,那些人没抓到吗?”手指轻敲着桌案,晏慈追问道。

“回王妃,捉是捉到了,只是那些人都是死士,想从他们口中撬出实情……”展斯点到为止,晏慈也知道他的意思,既然是死士,那便不可能从他们口中得到切实的信息了。

但是,既然能派出这么多的死士行动,背后的人必然不简单,而且又是在皇城底下行刺,想来应该是与江辰暮那几个异母的兄弟脱不了干系了。

想到这,晏慈看着展斯的眼睛问道:“今日救下我和王爷的那位银色头发的男子,是四王爷的人?”

展斯自是知晓今日四王爷来府上时是带着那人的,故也不隐瞒:“是四王爷身边的近卫,叫宫玖。”

“宫玖……”口中喃喃这个名字,自今日见过那人,不知为何,晏慈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人,但思来想去,却肯定自己若是真见过他,必然是不会忘记的,那一头银发过于招摇,论谁见了一次都不会再忘记。

“不过,宫玖平日里并不常跟着四王爷,倒是时常跟着八王爷,只是不方便现身。”展斯不知想到了什么,补充了一句。

“哦?”这样的话,是不是可以理解,其实宫玖带着的人一直都是江辰宇安排在江辰暮身边的呢?是出于纯粹的保护心理吗?还是说,另有所谋?

想到江辰暮或许会被人为了自己的目而利用,晏慈突然为他感到惋惜。如果江辰宇真的存了利用他的心思,江辰暮未免太无辜了。

“我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

展斯告辞后便出了书房,向着卧房而去。

紫苏站在房前,见他来了,道:“王爷在里面等你。”

展斯点点头,便要开门进去。

“她找你问了遇袭的事?你没说错什么话吧。”紫苏在他走到身边时低声问道。

展斯停了动作,转头看向她,笑道:“我只说了该说的,不过她看上去比我们预想的要聪明得多了,你比我待在她身边的机会多,小心一点,别被她猜到了。”说完,无视了紫苏复杂的眼神,径自进了房。

江辰暮坐在桌边,一手拿着书卷,一手拿着茶盏,见展斯进来,也不抬头,翻了一页后开口道:“说说吧,说了些什么。”

展斯走向前,大喇喇地便坐在了江辰暮身边,给自己倒了杯茶。

“啧。”江辰暮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“没大没小的。”

展斯喝了口茶笑道:“是王爷宽厚。”

江辰暮摇摇头,放下了书,道:“茶也喝了,说吧。”

展斯于是放下杯子,端坐起来道:“不出王爷所料,王妃的确问了今日的事,也提到了宫玖。”

江辰暮一手撑腮道:“唉,太聪明了对她来说不是好事啊。”

“王爷,展斯不明白。”展斯在江辰暮身边那么多年,很清楚江辰暮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鲜少见其这么在意这样一个人,更何况对方入府不过三日。

江辰暮空出一只手把玩着杯子:“你问。”

“左相把自己的女儿送来联姻,难道不是说明他有意归顺我们吗?为什么今日这个局,四王爷要让王妃涉险呢?而且若是有意除掉她,王爷为何又?”说到这,展斯停了下来,看着江辰暮。

江辰暮嘴角微微上扬,目光随着手间把玩的杯子转动着,道:“何烟鱼,只不过是左相的一枚弃子罢了。”

展斯恍然,又道:“这样的话,那为什么王爷今日……”

“但是她不是。”江辰暮放下杯子,看向展斯,眼中是对方未曾见过的温柔。

“不是?”展斯不解。

“她不是何烟鱼。”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