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惜她如宝》问道惜宝改名小蕾 健全文 惜她如宝傲娇受

更新时间:2020-01-12 18:02:48

《惜她如宝》问道惜宝改名小蕾 健全文 惜她如宝傲娇受 连载中

《惜她如宝》

来源: 作者:饶歌 分类:架空 主角:姜润,荆烽

经典小说《惜她如宝》由饶歌所编写的架空类型的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姜润,荆烽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上方传来一阵声音,应该是荆烽在调整坐姿。莫非是不适应自己的手感?还是嫌弃自己的手艺? 动静不小,说明他并没有任何的掩饰,倒确实把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上方传来一阵声音,应该是荆烽在调整坐姿。莫非是不适应自己的手感?还是嫌弃自己的手艺?

动静不小,说明他并没有任何的掩饰,倒确实把这里当成了两人的家了。

极为自在!

姜润若无其事抬起头,瞥了一眼他的脸色,倒是看不出来,也有可能是荆烽面黑,善于隐藏,姜润忍着笑,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加之今天荆烽做了件好事,姜润怎么都不会生气的,反而想着能讨好他的办法。

她仔细想了又想,可能是还不够有吸引力,毕竟当今贵妃可是他曾经的标准,那双妖艳的媚眼在姜润脑中一闪而过。

她心里有些不舒服,无知无觉地地耸了耸肩。

“累了?”听见荆烽如此问。

姜润摇头,方才沐浴的头发已经完全干了,但是光泽应该很不错,她一直蹲坐在小凳上,轻轻把长发合拢,放在前胸的位置,保持一个更加温顺的模样。

姜润给荆烽的小茶碗中增添了几颗小方块的蜂蜜,这是她特意准备的,不会很甜,但口感绝佳。

“夫君今日过得可开心?”

荆烽想了想,道:“还不错。若是你的体力再好一些可能会更好。”

姜润无语,若是不知她们今日做了何事的人,听了荆烽这番话,定当会误会的。她只好乖乖回答:“妾身以后会加强的,不会给夫君拖后腿。”

荆烽饮了一口放了方块蜂蜜的茶,这才道:“听暮烟说,你送了她一些礼物,她很喜欢。”

姜润心中一笑,知道自己的努力还是有人知晓的,她送给荆暮烟的都是在盛安不曾有的一些别致的衣裳和配饰,也有以前姨母送的嫁妆中挑选而出的。

这些自然都是好东西。

“暮烟是个很乖的小妹妹,怪不得府中的长辈们全都疼爱她,我亦如此。妾身初来乍到,暮烟这个开心果为我带了不少的欢乐……额,当然,妾身并不是责怪夫君不在家中,毕竟夫君是个能干的人,养家辛苦。我只是纯粹为一个好妹妹开心而已。”

荆烽见她这副样子,笑了,很赞同道:“暮烟在我这里,和亲妹子没有什么两样,以后你要和她好好相处,至于二婶,她和暮烟偶尔会闹架,若是你可以帮忙缓和便不要置之不理。”

他言下之意:你若是好好对我妹妹,我也会好好对你的。

不过,将军便如此渴望拥有一个亲妹子吗?他其实并不是孤身一人,毕竟,所有人都知道他还有一个很是凶猛的姐姐。

姜润只要一想到荆语,便会不由自主地生出佩服之心来。

“妾身的衣裳很多,新的都来不及穿,暮烟和我体型差不多,她也是我妹子,自然没有不给的道理。”

姜润素日也是个爱打扮的,毕竟,女为悦己者容,女子也同样未看到更有魅力的自己而心中喜悦。

她点了点头,道:“妾身还未曾为夫君准备些什么东西,想想觉得实在不该。但是妾身这里只有女孩子家的东西。在妾身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,不知夫君想要何物?”

荆烽一听,笑了,虽然笑容的弧度很小,这也符合他沉稳的性子。

应该是乐见其成的,便听见他轻声感慨:“娶了媳妇果然不同,有人照顾。”

他的言下之意便是来吧来吧,来照顾我吧,我缺少疼爱!

姜润莞尔一笑:“夫君,为你做一双鞋可好?”

她想着荆烽经常出征在外,应该十分费鞋子,至于衣裳什么的也是正式场合才需要,荆府里早早有人备好了的。

荆烽见她细心,凝视她看了一眼,指着茶赞道:“搭配的味道比在别处喝的都不同。”

别处???

姜润一时误会,也没来得及思考,语气稍微提高了一些,两手也顾不上下面的动作了,拽着荆烽的衣角问:“夫君你?……”

她想问的是你在的何处是不是外院?

荆烽见她如此,丝毫没有生气,反而忍俊不禁,摸了下她的鼻子,解释道:“是在同僚那里,他爱好此道,家中有许多饮品。”

姜润的脸红了起来,不仅是因为害羞,也有被自己的愚蠢给吓住了,她应该谨慎一些的。

忽然,她垂下的下颔被一双粗糙结实的手轻轻地抬了起来。然后彼此的视线相互对视。

气氛有一些暧昧。

姜润默默看着他,不像是今日归来穿着戎装的严肃厉害,那双明亮的双眼依然一眨不眨看着她,如同一头凶猛的狮子紧紧盯着他的猎物。

他扶着姜润的手顺着她的下颔轻轻移动,抚摸着她的肩头,她纤细的臂膀,曲线毕露的腰身,然后把她扶了起来,坐到自己的身旁。

软榻是一个人做的,因为两人而显得有些拥挤,这让气氛更加不同了。姜润觉得周围的温度开始升高,她腰上的手是滚烫的。

她以为他会继续,却听见荆烽声色未动,放了了手。淡淡道:“为了你的生意,这番听话。”

姜润愕然,看着荆烽,却见他脸色有些冷,姜润想说些什么解释,可是自己确实如此,他也并没有误会,是以,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荆烽站起身,往内室走去,片刻,换下了入睡前的里衣,换上了出门的衣衫。姜润哑然,有些无措,自己肯定是惹怒他了。

“夫君……我,”姜润见他即将走出门外,加快了步伐走过去,又实在不好意思拽着他阻止,只好道:“夫君,更深露重,夜色已深,你这是要上哪里?”

言下之意我一定好好听话,你就别走了吧。

荆烽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,毫不留情地转身,然后走出了房间。只见开着的大门,冰凉的夜风呼啦呼啦跑了进来,嗖得一声,刮在了姜润的脸上。

像冰块一样凉。

这时,小弩听到了不寻常的动静,在荆烽离开后连忙走到姜润身侧问:“少夫人,这……”

她的脸上也是慌乱和迷惑。

姜润无力地坐在床上,示意小弩先出去,她想一个人静静。

她恐慌的不是荆烽的离去,而是很有可能他答应的事情因为自己而反悔。假如他反悔了,那么自己那些保命钱全都打了水漂。

唉!

失眠的一夜啊!希望荆烽是个言而有信的好夫君。

翌日,姜润盯着两个黑眼圈去给荆夫人请安,哪怕她已经试图擦粉遮挡一下,但她素日也不是如其他女子那般浓妆艳抹的,大都是清汤寡水的风格,若是突然变化,说不定会惹得长辈们嫌弃。

见几个夫人露出了暧昧的表情,姜润真的是有苦说不出,只能乖乖请安,然后坐在下首的位置,听长辈们闲谈。

荆夫人和二婶以及其他几个表婶聊了几句,这才把注意力放在了姜润的身上。

“峰儿醒了吗?还在休息的话,让人备着早膳温着。”

这句话便是那种意思了,她们这些中年妇人啊,肯定以为昨夜荆烽累着了。

姜润站起身,咬了咬牙,把心里的尴尬全都掩饰住,笑着答:“夫君昨夜听管家说,副将有军营要事找他,是以很早便走了。”

夫君啊,你可别怪我,我这是为了咱们双方都好。

荆夫人没说话,看了姜润两眼,眼光中充斥着一种莫名的流光,不知道再算计何事,片刻后,笑了。

“如此,峰儿事物繁忙,军营中许多事情离不开他。儿媳你更要好好侍奉。”

姜润哭笑不得,真是一个慈善的好母亲啊!

未几,荆夫人的亲生儿子府中的二爷荆兰礼过来请安。

他和昨日见到的完全不同,锋芒全都收敛在温文尔雅的气质之中,姜润则暗中认为,是衣衫的缘故,特意选择了最没有攻击意味的白色,同时笑容也是和善之际。

姜润顿时想了起来,这笑容完全和荆夫人不时的微笑如出一辙。

原来如此。

他翩然给荆夫人行了个礼,然后是几个婶子,没有走在姜润的面前,只远远也行了个礼,和上次那种古怪的微笑完全不同。

荆夫人一眨不眨看着自己的儿子,脸上都快要笑出了花,若是有心人多看两眼,能够观察到,和见到荆烽以及姜润的表情是不一样的。

若是荆兰礼普普通通倒还好,这人为荆夫人送了不少的助力,毕竟荆夫人是侯爷的第二任妻子,先前的那一位虽然过世了,但却又两个年纪不小的孩儿,一儿一女,都是人中龙凤。

若非大小姐荆语后来嫁人那件事,侯爷的心思可能也不会更改,荆烽是以后的继承侯爷特定无疑了。

但因为荆兰礼这个变数出现,他自小便作诗,又通俗于习武一事,也身为得侯爷欢心。在战事上虽然比不得荆烽骁勇善战有勇有谋,但已经是极为高深了。

是以,荆夫人的地位越来越高,得到许多侯爷手下谋士的尊重。

这个功劳,应该不是荆兰礼和荆夫人母子二人单独而成,除了荆夫人的娘家出力不少,想来一些谋士心中也自有乾坤。

再加上将军是个武人,性子有些直来直去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